在找星星

这不就是……这不就是……我直接代🥺🥺

???老福特你不是吧???这违的什么规?肖国的规?

【韦斯莱双子】未熟时(四)

         ooc预警


         韦斯莱双子骨科预警


         私设如山




  校长邓布利多逝世后,曾经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斯内普教授继任校长,霍格沃茨被迫继承了斯内普教授惯有的风格,阴沉且压抑,据说连礼堂里的壁灯都少有亮起来的时候。 

 

  当然,我和弗雷德已经毕业了,并没有机会切身体会这件事,也丝毫不感到遗憾。但即使是听说,这也足够令人深省。这些都是还在霍格沃茨上学的已经不小了的小金妮告诉我们的。我们一度很担心她想让她休学回到家里来,但爸爸妈妈说服了我们,相信学校里虽然危险,但是更多的老师是爱着学生们的,在危急时刻学校反而是更安全的地方。 

 

  至于小罗恩,他和赫敏正跟着他的救世主朋友哈利一起寻找着能够拯救世界,杀死神秘人的方法,至今也不知道在哪,但是我们并不担心,罗恩,我们的弟弟,韦斯莱家的孩子,能够成长,能够在危险中勇敢站起来去做一些大事,这很好,即使有危险。 

 

  但相反于平静但波涛暗涌的霍格沃茨,现在巫师世界的日子变得越来越难过,有食死徒大批出现在街头,黑色低沉的云始终笼罩在天空,天色也一天比一天黑暗了下去,几乎见不到太阳。也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神秘人就快要回来了。 

 

  终于,这天我和弗雷德收到了来自纳威的急信,信上说哈利和罗恩他们要回霍格沃茨了,我们或许该回去看一看。 

 

  在外寻找能够杀死神秘人的方法的哈利回到了霍格沃茨,这其中的意义几乎不用多说我们也能明白。 

 

  也许是时候了。我们该回去看一看。 

 

  我们即刻给纳威写了一封回信,交代了见面的地点,让母亲的猫头鹰帮忙加急送过去。匆忙告别了父母后我们骑上扫帚即刻赶向霍格沃茨。 

 



  当我和弗雷德再次回到校园的时候,才发现再次回到霍格沃茨的感觉说实话没有想象中好。毕竟离开校园的人对校园总会有那么一种想象中的情怀。我们站在打人柳下感叹着和纳威汇合。 

 

  “说实话——”弗雷德看着天空说。 

 

  “霍格沃茨看起来——”我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向黑沉的天空回不过神。 

 

  “不太好。”弗雷德接上。 

 

  “何止不太好,老兄。”纳威叹了一口气。 

 

  整个霍格沃茨全都笼罩在阴影里,像是小时候妈妈念的童话故事中落入黑暗魔王手掌心的城堡。 

 

  我不知觉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是啊,黑暗魔王。”弗雷德赞同道。“准确的比喻不是吗?” 

 

  我们呼出一口气,但是勇士们总会成功打败魔王,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们跟随纳威走到破釜酒吧的后门,从那里一副突兀又自然的画后进入密道。即使是拥有过活点地图的我和弗雷德也从不知道这一条路。 

 

  “这怎么会有一条连我和乔治都不知道的通道?” 走了许久弗雷德终于忍不住发问。

 

  “事实上我也才知道不久,因为这些秘密通道早在我们入学之前就被封死了,是画像里的少女告诉我的,霍格沃茨在帮助我们。”纳威举着灯看着我们,眼睛里露出光芒,伸手到前方。 

 

          我们终于离开了这个隧道,推开画像,我们看见在某一间宿舍的公共休息区内等着我们的众人。看见我们的到来他们都站了起来,露出重逢欣喜的笑跟我们打招呼。 

 

  我和弗雷德上前去跟很久不见的朋友们相互拥抱。 

 

  “欢迎回来。” 

 

  我们唠唠叨叨地相互调侃,甚至还没等我们叙完旧,哈利他们三人就紧接着被纳威从另一幅画像后面带了出来。 

 

  看到完完整整的罗恩走出来,我和弗雷德都松了口气。虽然平时总是会小小的捉弄小罗恩,但是谢天谢地他平安回来了。 

 





  接下来的一切发生的都显得突然且迅速。大战在伏地魔的威胁宣言中拉开序幕。是的,伏地魔,那个愚蠢又疯狂的食死徒,我们确实都应该这么叫他。麦格教授站在了哈利面前为他击退了目前掌控学院的斯内普,他化作黑影破窗逃了出去,麦格教授挥动魔杖重新点燃了礼堂的火焰。学生们一片欢呼喝彩。 

 

  但拒绝了伏地魔的要求意味着大战的开始,我们还没来得及为这大快人心一幕欢呼太久,便立刻投身进了紧张的战前准备。整个学院都开始忙碌起来,人流像水一样奔波涌动,还有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穿行。 

 

  我和弗雷德被人群拥挤推搡,不得不躲到了各自一处稍显僻静的栏杆旁,没有人给我们布置任务什么的,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准备,就只是掏出魔杖倚栏看着窗外由教授们筑起的魔法屏障。它宏大且绚丽。虽然这代表着战争的信号,但是无法否认的是,那蓝色的光真是美极了。 

 

  “你准备好了吗,Freddie?”我们抬着头看外面的天幕。 

 

  “当然。”弗雷德转过头看向我。 

 

  我用胳膊肘轻轻顶了顶他的手臂,看着他说:“我也是。” 

 

  我们看着对方笑起来。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的脸我才终于承认,原来我不是不害怕死亡的,我贪心地想要永远留在他身边。我在心里说,你也永远不用担心失去我,不论什么都不能将我跟你分开。 





 

  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上总有你无法克服的阻碍。 

 

  例如死亡。




拖更了一个礼拜的我回来了。故事接近尾声啦。

想要评论。😚

为什么这么能戳我,我太🉑了

【韦斯莱双子】未熟时(三)

         ooc预警


        韦斯莱双子骨科预警(弗乔)


         私设如山





      “弗雷德,乔治——快点来吃早餐!现在已经很晚了!

  一大早楼下妈妈的喊声就把我吵醒了。好吧更可能是已经不早了只是我太困了而已。

  “我起来了mom!事实上我早就起来了!是弗雷德还在赖床!”

  我这才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昨晚拖弗雷德的福我又没有睡好,余光里还没有看见弗雷德坐起来的身影。我闭着眼睛在地板上摸了个小型烟花蛋打算丢到他床上去叫他起床,但是当我揉着眼睛睁开它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床上只剩凌乱堆叠的被子,弗雷德不在床上。

  我瞬间清醒过来,弗雷德去哪里了。

  “弗雷德?”

  我朝着洗漱间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妈妈刚刚还喊我们俩去吃饭,所以弗雷德也不在客厅,弗雷德去哪里了?

  我匆匆洗漱完,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在了桌角,一桌的东西被我撞得离开了他们本来的位置变得更加凌乱。

          妈妈在叉着腰厨房指挥着锅碗瓢盆乒铃乓啷地做早餐,她总是这样催我们起床。我小心的躲过妈妈的视线,来到后院。

  说实话我和弗雷德向来喜欢整栋房子地乱窜,我也不知道他会在哪,但是直觉让我直接去了后院。种着吱嘎树的地方。

  还没有跨出后院的门,就像是有一堵看不见的魔法屏障将我拦在了原地。

  安吉丽娜和弗雷德一起站在那里,站在我们的吱嘎树下,她站在弗雷德面前低着头,弗雷德不停的说着什么,最后慢慢地把她抱进了怀里,安吉丽娜的头抵在弗雷德的肩膀上,她黑色的头发披散在后背,弗雷德的手小心的放上去。

  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躲进了屋子里靠在墙上,老实说我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我摸了摸我的心脏,它突然疼痛起来,就像被泡进了魔药课上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药水里,酸涩的感觉蒸腾着翻涌,腐蚀着在心里产生一片真实的绵密的刺痛。

  安吉丽娜是弗雷德的女朋友,是的。

  安吉丽娜是个好姑娘,是的。

  他们是恋人,是的。

  从五年级那场舞会开始我就应该知道的。

  我使劲在心脏的位置按了按,企图让它平静下来,但并没有什么效果,于是我决心不再往身后看,回到餐厅在餐桌旁坐下,呼出一口气,然后拿起勺子敲了敲玻璃杯对着厨房大喊:“Mom!我快要饿死了——”

  爸爸早就坐在餐桌旁开始看他的报纸,笑着看我几眼也跟着对厨房说:“莫莉亲爱的你听到了吗?我们快要饿死啦!”

  罗恩和金妮在座位上打哈欠,然后我注意到弗雷德的座位旁边多了一个椅子。妈妈准备好早餐后就坐了下来,弗雷德这才从后院回来,而他的后面跟着安吉丽娜。他们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我飞快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然后低下头来吃我的三明治,我听见弗雷德对妈妈说安吉丽娜是在假期来找他玩的,待一天就回去。

  然后是妈妈对他们开起善意隐晦的玩笑,小罗恩和金妮全都笑了起来,但我本来才是最应该笑他的那个,于是我暗地里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跟着对他们露出一个揶揄的笑说:“亏我早上还以为你起的比我还晚,原来你早早起来接女友去了。”

  但是被我揶揄的主角却一个都没有接我的话,弗雷德露出了反驳的神情对我说:“嘿,我们可没有在一起!”他身后的安吉丽娜甚至也没有反驳,只是稍稍低着头,强笑着跟我打了个招呼。

  我结结实实地一愣。

  弗雷德和安吉丽娜已经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弗雷德碰了碰我的胳膊,对我做出一种悄悄话的神情说:“嘿bro,休息得好吗?”

  我的视线飞速越过他看到安吉丽娜,然后说:“当然了。”

  



  接下来的一天里我并没有跟弗雷德一直待在一起,哪怕他总是往我身边凑,我也一次又一次地把他赶走让他去陪他拼命否认的女朋友,然后一个人待在笑话商店里。老实说一个人忙不过来,但是忙一些也好,能够让我分不出心思想其他的东西,像是弗雷德和安吉丽娜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之类的。我站在收银台前招呼着收钱,同时回答着另一个顾客的问题,由于那个小玩具的位置很远,所以我不得不喊着说话。

  “那个是鼻血牛轧糖—”却没有人接我的话,我在心里叹一口气,对自己说早晚要习惯的,然后接下去,“吃下去之后就可以高效迅速地产生流鼻血的症状——”

  “—是逃课必备神器哦!”

  另一个声音接住了我的话,同时下一个排队等着付钱的人已经被他接过手去,我面前的人的人笑着说:“我刚想问你你的另一个兄弟哪去了,然后他就冒出来了,当然,毕竟这可是韦斯莱双子的笑话商店!”

  弗雷德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招待顾客们,笑得欢快极了。我不由问他:“你怎么又来了?你把安吉丽娜丢下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家伙(good guy)该做的事,她那么远来找你你却选择来笑话商店干活。”

  弗雷德万分不满地反驳我:“嘿?你今天为什么一直都在提安吉丽娜?你是不是喜欢她?我已经把她送回家了!而且我说过我们没有在一起!就算我们在一起过,我们也分手了!”

         他大惊小怪的说完,又在百忙之中伸出一只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用那种我们曾经安慰别人时用过的那种语气对我说:“其实,你永远不用担心失去我,兄弟。”







我又拖更了😭,咕咕咕真的好快乐hhh,我的剧情终于发展起来了。还有谢谢各位小天使的支持啊!😘

今年的雨很大,雨真的杀我。

不是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吗(落泪

【韦斯莱双子】未熟时(二)

          ooc预警


         韦斯莱双子骨科预警(弗乔)


          私设如山


  眼前是如墨般的黑,我看不见任何东西。这片黑色很快浮动了起来,像是水中荡开的波纹。有一滴看不见的水珠掉了进去。于是我的面前开始动荡起来,波纹四散开,甚至开始抖动,溅起,沸腾,尖叫着扑向我,一瞬间将我包围—— 

 

  我猛然一阵窒息,从床上惊醒的一瞬间坐起来,窒息的感觉挥之不去,使我不得不大口喘息,等到稍稍平复一点,我意识到我的动静可能有一点大了,我打开床头的夜灯,看向弗雷德。 

 

  他并没有被我的动静吵醒,他的床离我的仅仅几英尺的距离。他躺在他的床上安静的睡着,深色的被子在夏天的夜晚被主人踹的堆在一起,露出的上半身肌肉线条流畅且充满弧度。我霎时感觉我的脸上热了起来,明明我们拥有相同的基因,弗雷德却能在每天比我多蹦跶的那么几下锻炼出一身肌肉来?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但是此时这个环境和氛围真的太好了,好到让我有点目眩神迷。 

 

  我和弗雷德并没有因为住了两个人而拥有一个更大的房间。狭窄拥挤的房间里到处堆满了我和弗雷德大大小小的发明。乍一看虽然显得凌乱,但是每一件都能够让我想起和弗雷德在一起干过的事。 

 

  像是被丢在弗雷德那边靠墙的角落里的书,是小罗恩受到他的小女朋友赫敏的影响开始妄图了解她的兴趣,开始看起了书,我和弗雷德大呼惊奇并“借”来了那本书欣赏,不到一个晚上就将那本晦涩的巫师世界通史扔进了角落。当然他们的确还没在一起,但是拜托,谁来不出来他们俩之间那种只属于暧昧的小年轻之间的冒着粉红泡泡但是没人敢前进一步的恋爱气息。 

 

   当然,还有端端正正摆在桌子上的一只看上去正常的羽毛笔,是我和弗雷德结合了麻瓜世界一种据说也是笔的玩意的功能并加以改进,花了不少时间研制出来的,它写东西时跟其他羽毛笔豪无差别,但当你完成你写的东西,它就会当着你的面变成一张白纸。


  我还记得当时和弗雷德一起研制成功他笑起来的样子,畅快,开怀,阳光有的时候简直是个zuo 弊器, 它带着窗外吱嘎树叶斑驳的剪影,将我面前的那个人呼啸着撞进了我的心脏。


         而此时,此时。是夏天里凉如水的深夜,窗外是一片黑色也并没有什么我杜撰出来的在吱嘎树上乱叫的鸟,安静得静谧。这个气氛简直太美好了。


  “梅林的胡子啊…”我用最小的音量发出了感叹。然后不由自主地起了身走到弗雷德床边,手足无措地先为他稍稍提了提被子,然后像他昨天晚上做的一样在他的床头边蹲了下来。我看着他的脸,和我一样的,熟悉的,陪伴了我将近二十年的,钻进了我心里的脸。


  然后轻轻,轻轻,将一个吻印在了他被凌乱的头发盖住了些许的额头。轻到我甚至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真的感觉到他额头的触感。


  兴奋的感觉飞快充斥了我的心底,当然还有温馨和安宁。


  我还想贪得无厌的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晚上光明正大的多看他几眼,但我的心脏后知后觉的开始疯狂跳动起来,鼓动着我的耳膜,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如此大的噪声使我不得不远离他,慢慢坐到了地板上。


  这个画面如此美好,夜灯柔和的光晕照亮一小片黑暗,却又像极了那天下午的阳光包围了我,我甚至感到一阵暖意。我预感到这个夜晚永远不会在我记忆中消散,就如同那个满目阳光的白日。


  谁知道我心底那无望的感情呢,它只能像现在的我一样,悄悄出现在无人的夜晚,永远不得重见天日。


  “弗雷德。”我用我最轻的声音说出口,我很想说些什么,但我发胀的脑子里却想不出一句话。


  我只能一遍遍重复他的名字。


  “弗雷德,弗雷德,弗雷德……”


  这就是此时我心里唯一的东西了。

  


  我终于抵不住困意回到了床上,关上夜灯重归黑暗。在我即将坠入梦乡的时候耳边仿佛听到什么窸窣的动静,谁知道呢,应该是我的皮肤摩擦被子的声音。


  一夜好梦。

Q:太太什么时候更二🤔

hhhhhh我来了我来了,我带着更新走来了。

还有太太这个称呼真的受宠若惊!谢谢喜欢!

【韦斯莱双子】未熟时(一)



  双子骨科预警(弗乔) 

 

  激情短打ooc预警 

 

  新人入圈拜帖 

 



  屋子的背后有一棵树,母亲说是在我和弗雷德出生那一年种下的。 

 

  小时候我和弗雷德有一次一起蹲在它一根新长出来的树枝上,但它太年轻了以至于没能承受我们俩的重量,在发出了让人绝对无法忽视的嘎吱一声的同时,断掉了。我和弗雷德摔了下来。从此这棵树就有名字了,叫吱嘎树。 

 

  小时候我和弗雷德经常在吱嘎树下乘凉睡觉晒太阳,或者躲在树上偷偷地给小罗尼甚至爸爸妈妈来一个愉快的恶作剧,就像是在他们走到附近时突然跳下来并且大叫,然后在他们吓得大张的嘴里扔一颗恶作剧糖果,看着他们出糗简直是再令人欢快不过的事情了。梅林的袜子啊,恶作剧简直太有趣了,不是吗? 

 

  恶作剧一向是我和弗雷德主要的欢乐来源,有时候和弗雷德吵架的时候我们会在对方的南瓜汁里面放下任意一种恶作剧糖果的粉末,然后开心地看对方出糗,互相嘲笑一番之后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但是这次有点不一样,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有点大。 

 

  但是该死的我又不能用恶作剧去捉弄他,因为这次委实不是他的错。错的是我。我在一次不经意间发现,我居然喜欢上了我的双胞胎哥哥。 

 

  梅林啊,要知道同性之间的禁忌之爱哪怕是在巫师世界也是极为邪恶且不能容忍的。更何况是我的哥哥。 

 

  我把头埋在枕头里长叹一声。 

 

  弗雷德在旁边他的床上坐着,手里拿着账簿兴奋地研究今天笑话商店的收支,听到我的叹气声奇怪地往我这边瞟了一眼。 

 

  我一点都不想理他,闭着眼睛放松下来,把整个身体都陷进柔软的床铺里。 

 

  “你到底怎么了,老兄?” 

 

  弗雷德的声音仿佛在我耳边炸开。我惊得猛然支起上半身,他的头几乎就放在我的枕头上,离我那么近,我几乎可以看见他的眼睛里我的样子,在枕头上蹭的狼狈凌乱的头发,和明显受到惊吓了的一副蠢透了的表情。 

 

  这样不行,我迅速坐起来,恢复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来平复我被他吓得乱七八糟的心跳。 

 

  “嘿!你不能突然离我这么近!” 

 

  这简直太丢人了,我居然被弗雷德吓着了! 

 

  弗雷德显然不是很想照顾我的情绪,是的他向来不会。下一秒弗雷德在我面前笑了起来,用那种该死的,欢乐的,我们常用的语气。 

 

  “乔治!我为什么现在才发现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小!你居然会被一张和你一样的脸吓着!哈哈哈,我简直不能相信!” 

 

  我承认我有点生气,是的,我也不能相信,我不仅会被和自己一样的脸吓着,还会喜欢上和自己一样的脸。我的内心过于嘈杂以至于我忘了说些什么。 

 

  我此时的脸色一定不好,我想。 

 

  因为弗雷德的笑声渐渐平息了下来,他的脸上的笑意也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有点不安的表情。他有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他可能真的觉得惹我生气了。 

 

  “乔治,今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的心情不好吗?” 

 

  他还趴在我的枕头上,小心地看我,用一种对于我们之间来说过于温柔的语气。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真的很少用这样的语气和表情对我说话,温柔地像是在...讨好。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我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狠狠跳了一下。 

 

  梅林啊!我在心里大喊,他蹲着趴在我的枕头上这个姿势难道不会别扭吗!他为什么还不回到他自己的床上去非要这样看着我! 

 

  “事实上并没有,弗雷德。我只是今天有点累着了,你知道我们的生意太好了。而且昨天晚上吱嘎树上有只什么该死的鸟叫的我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我只是累着了!休息一晚上我就可以恢复精神了,好吗?快去睡吧,弗雷德,快去收起你的账本,现在已经有点晚了。”

   

          我这样催促着他。我并不知道他相信了我的说法没有,但他站了起来,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并走到他的床边坐了下来,我松了一口气。

  

         “好吧,你的哥哥可能是个不会开导别人的人,这个别人特指你,但是如果你有什么烦心事,或者让你烦躁的人,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就跟以前一样不是吗?用一颗恶作剧糖果?”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掉了衣服,我第一次觉得裸睡这个习惯真不好,即使只是裸着上半身。


         比起给其他人现在我更想给他来一个恶作剧糖果。我敷衍着附和他并且尽量不往他在余光里就显得很精壮的上半身看,迅速地钻进了被窝里,指挥弗雷德关上了灯。


         “晚安,乔治。”


         “晚安,弗雷德。”


           我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以及不知道会不会有二,咕咕咕好快乐,这一篇本来是生贺的hhhhh,如果没有人想要看的话二可能就被我咕掉了👌🏻。


Q:你被父母伤的最深的那一天,你做了什么?

走进厕所把眼睛里的眼泪擦干净,晚上睡觉的时候再一个人发泄,这么久过去我已经练出了无声嚎啕大哭的技能👌🏻,第二天问我眼睛肿成这样,我:睡前水喝多了。